网站首页 新闻正文

复旦学子造芯:24年不散伙,增值9000倍

 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,权威,专业,及时,全面,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!

复旦学子造芯:24年不散伙,增值9000倍

  记者/韩璐 编辑/陈晓平

  一群象牙塔的学子,将国产芯片做成了大买卖。

  复旦微电刚发布公告,上半年,营收17亿元,净利润5.3亿,大涨1.7倍,超过去年一年的总和。

复旦学子造芯:24年不散伙,增值9000倍

  1998年,复旦微电诞生于复旦大学的水房边上,12个人励志自研国产芯片;现在,其拥有超过1500人的团队,从事超大规模集成电路的设计、开发、测试。

  当年600万的资本,最新的A股市值则达到540亿,增值了9000倍。

  这家公司,有着典型的“学院派”风格,他们不光执拗于造芯一件事,且核心团队合作24年,迄今从未散伙。

  师出名门

  复旦微电的创立,经过三代复旦人的积累。

  1950年代,著名物理学家谢希德回国,在复旦开创半导体物理基础研究,带出了章倩苓等一批门徒。

  1985年,教授叶仰林在国外访问后,意识到国内半导体发展的差距,回国后,向学校复旦大学贷款100万元,与章倩苓等人一道,成立了复旦大学专用集成电路与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。那会,谢希德刚好担任复旦大学校长。

  为留住人才,叶与章要成立公司,找来了在投资公司工作、复旦管理系校友施雷。后来,叶因病去世,事情便耽误了。

  1998年,施雷找到时任实验室副主任的俞军,重提公司之事,从投资公司拉来300万资金,再加上实验室成员的积蓄,12个创始团队凑足600万,注册成立了股份公司,这在中国集成电路设计业,他们是第一家。

复旦学子造芯:24年不散伙,增值9000倍

  施雷、俞军时年30岁出头,至今依然在公司,均为执行董事,分别担任总经理、副总经理,主管日常运营。董事会中,他们领取薪酬最高。

  其余两位执行董事,为曹国兴、程君侠,都在1998年加入。

  当时,曹国兴44岁,已担任复旦学校产业化与校产管理办公室主任;四人中,程君侠最年长,她曾任复旦大学电子工程集成电路设计研究室主任,技术功底深厚。

  现年85岁的章倩苓教授,也在董事会担任非执行董事。

  4名执行董事,均为创始团队成员,大家在一家公司合作24年。这群复旦精英,很多时期也难言轻松。

  最初,公司设计电话机芯片,缺乏经验、研发投入以及市场试错,一度处于亏损状态。即便是轻资产切入,依旧无法自己造血。

  2000年,香港创业板开板,复旦微电抓住机会,IPO加后续增发,募资2亿港币,境况才开始好转。

复旦学子造芯:24年不散伙,增值9000倍

  一直到2010年后,公司盈利基本维持在1个亿以上,经营才慢慢稳定下来,即便如此,2021年以前,其利润的顶峰,就徘徊在1-2亿之间,一直未有突破。

  难走的路

  复旦微电最初的办公室,是在大学的一间小办公室,不到50平米,但是,这群人志向不小,一心要做国产芯片,打破半导体领域的国外垄断。

  芯片行业大体分为四个环节——设计、制造、封装和测试。根据所切入的环节,行业内的商业模式,大体可分为IDM、Fabless和Foundry(代工)模式。

  其中,IDM模式,集合芯片全产业链,能够独立生产芯片,资金投入大,技术门槛高,属于重资产;Fabless模式相对轻资产,只负责芯片设计,制造、封测供需全都外包。

复旦学子造芯:24年不散伙,增值9000倍

  起家基础所限,复旦微电的团队,一开始就选择Fabless模式,主要从事芯片的设计、测试服务,现在的营收结构中,其设计环节收入,占比一直保持在九成左右。

  早在2002年,复旦微电就自主设计出“神威Ⅰ号”,这款高性能嵌入式32位微处理器,创下当时国内CPU研制的最高水平。

  2006年起,复旦微电与复旦大学联合启动FPGA(现场可编程逻辑门阵列)项目,开始做更大规模、更有难度的集成电路。

  之后数年,双方研发百万门级FPGA、千万门级FPGA、亿门级FPGA,均为国内第一款。FPGA 属于专用集成电路中的一种半定制电路,在通信、安防、工业等有着广泛应用。

复旦学子造芯:24年不散伙,增值9000倍

  自研路不好走,复旦微电财务实力有限,更是如此。过去两年,其研发强度占比,一直在25%以上。

  2019年,为研发全球顶尖的14/16nm 10亿门级FPGA和PSoC,复旦微电花去研发费用5.6亿元,比上年多花了1.5亿,叠加存货跌价准备等经营元素,当年直接转盈为亏,亏损1.6亿。

  高强度的研发,复旦微电也得以成为国内 FPGA 领域的领先公司之一,且拥有国内首款推向市场的嵌入式可编程芯片 PSoC。

  砸钱研发高端的产品线,带来了合理的商业回报。

  2021年,FPGA 及相关产品收入约为4.27 亿元,同比增长109.49%,今年上半年,销售额达到3.78亿元,同比又增长120%,截至6月末,客户超过500家。

  以 FPGA 产品系列为基础,复星微电正打造智能计算平台,拓展新的应用领域。

  体面生活

  现在,复旦微电的宽裕,是过去从未有过的。

复旦学子造芯:24年不散伙,增值9000倍

  主要产品大体分四类:安全与识别芯片、非挥发存储器、智能电表芯片、FPGA芯片,用于社保卡、银行卡、门禁、地铁闸机、密码锁等多种场景,在多个细分赛道占据领先。

  其安全与识别产品线,一年出货超15亿颗芯片;智能电表MCU芯片累计出货,也超过5亿颗,在国家电网单相MCU市场份额第一。

  市场需求强劲,业绩水涨船高。

  2021年,复旦微电销售额25.8亿元,净利润5.1亿元,远高历史水平,今年上半年的净利,又赶超了去年全年的水平,净利润率达到30%以上,整体产销率为97.06%。

  政策也格外支持。

  去年单单补助金,复旦微电就收到1个多亿,且在8月登陆科创板,募资7.48亿元。

复旦学子造芯:24年不散伙,增值9000倍

  经营状况节节攀升,然而,团队的研究压力不小。

  截止目前,其共有11个国内、国际先进水平的在研项目,正在进行中,涉及身份鉴别、汽车电子、通信物联网、医疗仪器等多个领域,预计项目总投资规模达到27.5亿元。

  在一个高技术壁垒的领域,关键就要靠人。

  截至2021年末,复旦微电共有员工1531人,830人为技术人员,占比超过50%,硕士、博士学历人数476人。

  公司一位高管公开说,他们既想“做中国人自己的芯片”,也致力于创立一家受人尊重的企业,“让员工可以过上体面人的生活”。

  所谓体面人的生活,是“有一套舒适的房子、一辆漂亮的车子、一个不说违心话的地方”。

  管理层也言出必行,增加人力支出。

  研发人员平均薪酬,已从前年40.69万元,升至去年52.89万元。

  据披露,公司共有4个员工持股平台,合计持有公司3517.2 万股,按照8月19日的A股收盘价计,价值超过23个亿,平摊到每个员工,大概在150万左右。

  不过,大股东为复旦复控、复旦高技术,两家合计持股26.56%,产权上依然留有鲜明的名校烙印。

  创业核心团队,也持有公司一定股权,占比不多,最高的总经理施雷,持股比例仅为1.12%左右。

复旦学子造芯:24年不散伙,增值9000倍

  在过去多数时间,这些股权的价值并不耀眼,直到最近2年,这笔股权,才变得越来越值钱至今。

  从2020年的低点计,复旦微电的市值大概增长了15倍(以现在A股市值衡量)。

  对于一批坚守24年的科研人员,这不失为一种公允的回报。

  (作者:韩璐 编辑:陈晓平)

发表评论: